位置:
情殇乌龙院
时间:2017-09-06 13:55

《情殇乌龙院》讲述的是:

       宋徽宗年间,山东郓城县的押司宋江因济危救难,帮助了家境贫困的街头卖唱女阎婆惜母女,阎婆惜为报恩,经媒人说和来到了宋江身边。宋江好人做到底,为母女盖了一间名叫乌龙院的栖息之地。可宋江并没有明媒正娶阎婆惜,只是“收了”她,再加上宋江平日里公务繁忙,很长时间不与婆惜相见,就在此期间,阎婆惜与宋江的学生张文远时常偷情。此事被宋江知晓,就更不爱到阎婆惜身边。因为怕丢了宋江这座靠山,没有银钱度日,婆惜母有一天说服宋江来到乌龙院,阎婆惜也是不冷不热,当晚宋江喝罢闷酒昏睡过去,早晨行走匆忙将招文袋遗落在乌龙院。里面有与晁盖密切往来的书信,这对于宋江可是致命的要物。宋江回去索要,婆惜执意不给,无奈之下,宋江手举钢刀将阎婆惜给杀死。后阎婆惜的阴魄找张文远叙旧情,此时宋江赶到,与阎婆惜、张文远说出了最想说的心里话。

       整个故事弥漫着极强的浪漫主义色彩,在爱恨交织之间诠释着爱情的法则以及生活的意义。生活中往往基于误解,有很多的事情变得复杂;源于缺乏必要的沟通,也有很多事情失去了本来的面目。《情殇乌龙院》就是在原有故事的基础上,升华了选择、相爱、背叛、弃义等诸多主题,注重笔墨刻画了一场爱情的规则——爱情不是游戏,是相互的交流、彼此的沟通。

       天津曲艺团,是全国拥有非遗曲艺名录最多的曲艺院团,有着十分浓重的艺术传承,有着最为地道的艺术瑰宝。但是时代发展,很多的年轻观众渐渐远离了剧场、远离了这些曲艺曲种。本剧以最熟悉的水浒故事为线索,用传统的曲艺思维架构了一个既在故事情理之中,又跳出剧情评说当下的艺术模式,用爆笑的逻辑思维、丰富的表现手段去演绎传统故事,将多种曲艺形式串联其中,既有原汁原味的曲艺特色又有辛辣、调侃的超现实主义精神,既符合传统曲艺观众的审美需求,又符合时下年轻人的观演标准。旨在让更多的人,特别是青年观众了解曲艺、了解这些已经远离我们的檀板笙歌。

       舞台空间上,打破传统,舞台上设计了多层空间的立体展现,多用定点光代替传统的撤换景,在故事的情理之中完成空间的多层展现。

       形式上,把曲艺曲种赋予到人物的性格之中,让曲艺曲种表现更加细腻的人物特征。

       剧作上,尊重原作,在情理之中增加原作新的情节点,使之更符合现代观众的观剧逻辑。

       表现上,极大限度地做市场需求,在尊重传统曲艺表现规律的基础上,用多种现代手段丰富故事表现,让年轻观众更易于接受与认可。